打车进入网络时代|打车软件|专车|网络 - 长沙出租车票务
 
打车进入网络时代|打车软件|专车|网络
 

打车进入网络时代|打车软件|专车|网络

发布时间:2019-08-05 09:29:02
 
  小芹前两天刚出差回来,到北京西站已是晚上11点。从南广场出来,她拉着行李箱径直走向一辆黑色奥迪,司机帮她放好行李,还递上一瓶矿泉水。“谢谢!”小芹优雅地落座,享受专车服务,半小时就到家了。   小芹回想起前年在北京西站的一次打车经历,真是不堪回首。由于工作关系,小芹经常出差,那时北京西站还没开通地铁,出来带着行李坐公交车不 方便,只能打车。但打车排队常常一排就是半小时,要是晚上得将近1个小时。去年有一次,小芹也是11点多下火车,地铁没了,她实在受不了长龙般的排队,出 到地面上打车,结果都是黑车,有几个打表的出租车,但都要求拼车才肯走。无奈只好跟几个人一起坐车,南辕北辙,绕了大半个北京城,最后才到家,花了将近两 个小时,而且钱还花了不少。   “现在打车真是方便多了,打车软件真的是一场革命!”这次她在火车上就约好一辆专车,而且还得到一张100元的专车券,最后打车只花了99元,她这次相当于免费享受了专车服务。   一直没能摇到号的小芹,是打车软件的忠实用户,手机里装了滴滴和快的两个软件,交替着用,哪个给的优惠多用哪个,经常坐享二者竞争的“渔翁之利”——用了优惠券,有时打车都不花钱。   但今年情人节以后,这对PK的“冤家”竟成眷属,“快的”和“滴滴”两家打车软件巨头合并了!过年回来以后,“快的”给的优惠券很少了,“滴滴”的红包也成了广告形式。这打车,还约吗?   乘客:叫好车了再出门,不用到外面冻太久   晚上10点,路上行人已是稀稀落落,地铁站附近停着几辆出租车迎接加班归来的人,小彭正是其中一员。他寻思着随便拦上一辆车赶紧回家,但司 机们“太远了要回家了”的拒绝,让他将开车门的手屡屡缩回来。无奈的他掏出手机,打开“滴滴打车”,输入起始地、小费,发出用车需求,紧接着司机老李的电 话和出租车如约而至。   某IT公司的唐子潇也是经常加班,有几次下班的时候地铁都停运了。“好在有打车软件,我叫好车了再出门,不用到外面冻太久,以前晚上看戏到 十一二点,一大帮人一起出来,真的特别难打车。”唐子潇平时身上带的现金不多,消费就直接刷卡,用软件打车可以直接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,“这样真的很方 便”。   最重要的是,“能看到司机姓名、电话和车牌号,所以也觉得很安全”。有一次,唐子潇凌晨1点左右才从单位出来。快到家的时候,有个男人突然 出现在路中央拦车,司机师傅不得不停车,那名男子说自己喝多了很难受,拜托司机带他去最近的医院。司机和唐子潇看他说话不太利落,一直弓着背,就同意他上 车并送到了医院。“我当时也觉得很害怕,要是以前,我肯定是不会同意他上车的。不过我想着打车是有记录的,就比较放心地帮忙了”。   李媛30岁出头,怀孕之后,每天挺着大肚子去上班真是一道难题。刚开始,李媛还可以坐地铁,可是地铁里空气不畅,李媛呼吸困难。随着分娩的临近,李媛行动起来更加困难。普通的出租车空间小,李媛上下车都很费劲,坐在里面也不舒服。   在朋友们的推荐下,李媛开始用打车软件叫“专车”。“专车”的车型更多样化,空间比较大,服务也更好,李媛坐“专车”就不那么辛苦了。“虽然专车比普通出租车贵一些,但优惠幅度大,综合来看,专车的价格还是可以接受的”。   李媛说,周围的很多朋友都用专车,比如接客户时选用商务型的专车,就比较“有面子”;或者为了让家人出行更舒适,也会叫专车。   今年1月,李媛刚刚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。在听说了滴滴快的情人节合并的消息后,李媛认为以后可能不会有那么多优惠券了,“如果没有优惠券的话,我应该还是会打普通出租车”。   司机:用软件后,空驶率降低了   李海江是新月联合公司的一名出租车司机。   李师傅属于出租车司机里较早接受新鲜事物的。“开始有好多打车软件,我都用过,微打车啊,打车小秘啊,大黄蜂啊,我都记不清名字啦,但那些 后来都不用了。”李师傅在把这些成为迅速“烈士”的打车软件一一淘汰后,专注地用起了“滴滴”,“用一个就够了”。不过,半年后,李师傅改变了想法。   “快的”在去年推出对新司机用户的奖励——注册奖励50元,绑定支付宝奖励100元。李海江坐不住了,马上去登记了一下。不仅是对司机,北京地区的新乘客用户注册“快的”,可获得30元话费,而推荐乘客的司机也可以有20元奖励。   “我当然愿意帮着推了”,但是下载APP需要一些流量,“你和乘客推荐了,人家就说我回家再下,可是他回家下还是不下,我就不知道了,也不 能确保我能得到奖励”。李师傅有办法,专门弄了一个移动wifi,“就让他们在我这车上下载安装”。李师傅就帮着快的安了不下几百个APP。   “滴滴”和“快的”之间的大战日益常态化,至于到底用哪个软件,李师傅说,还是看哪个软件的优惠力度大。中午吃饭时间,司机们也会相互提醒今天又有什么优惠。   现在,李师傅用打车软件已经有两年,用“滴滴”接了2200多单,用“快的”一年半,也已经接了1400多单。   尽管数量可观,李师傅坦陈,白天还是拦车的人多,后半夜才几乎完全靠打车软件接活。   司机老陈,用“滴滴”、“快的”这两个打车软件已经有半年多,“空驶率确实降低了,以往经常会空跑,但是现在通过抢单,可以找到附近的打车单,也就能减少一些空跑的情况”。   老陈还说,用了打车软件也更自由了,跑累了就能歇一会儿。出租车司机们长年跑车都会得职业病,然而放下方向盘就少赚了一会儿钱,北京这座大堵城自然是能跑则跑,丝毫不敢懈怠。   不过,“尽管空驶率降低了,但是感觉收入并没有多少提高,辛苦还是一样的辛苦,赚的钱还是一样的多”。老陈说。此外,由于要使用软件,手机网络流量也是猛涨不止。   既然如此,为何还要使用打车软件,老李也是满脸无奈。他说,现在出租车相比以往更加不好做了,用了软件收入虽然没什么增长,但不用就抢不到单,收入就会下降。   那么,乘客都去哪儿了?答案也许是“专车”。   “专车服务”也是滴滴打车、快的打车等打车软件公司推出的产品,老李说,专车抢了他们好多生意,特别是路程远、往机场一带的单,而这种单往往赚得多、堵车堵得少。   李海江师傅也表示,专车出现后抢了很多生意。在他的眼中,专车就是“合法的黑车”。   方便的同时也有一些麻烦   打车软件给司机和乘客都提供了不少方便,但也带来了新的问题。   作为乘客,唐子潇有一次不太愉快的经历。   “当时在杭州,从西湖边上去火车站,一直打不到车,就用‘快的’叫车”。唐子潇等了好久终于有车来接单了,因为她和司机理解的“路口”有出入,就通了两次话。“一上车,司机就开始数落我,说我是外地号,浪费他的电话费,应该我主动给他打电话”。   她就这么听了一路,也没有发作,到了结账的时候,唐子潇的手机一直连不上网,就不能用支付宝结账,不得已用现金付车费。结果司机师傅更不愿意了,“又是一顿抱怨,他说我这样就害得他拿不到补贴了”。   “在线时代,真是平等啊,顾客也不是上帝了,可能我下次在外地打车,真的应该主动给司机打电话。”唐子潇回忆起这段经历有点哭笑不得。   司机也有无奈的时刻。   李海江曾经等一个女乘客等了20分钟,但是乘客上车后,从起点到终点才花了不到两分钟,“她就是想把送的优惠券给用了”。   “有些乘客在家里或者单位就叫车,你打电话说到楼下了吧,她说马上出来,其实是刚开始化妆啊,收拾下楼”。还有些人说不清楚自己在的位置,东南西北不分,“我们找起来可能也要花不少时间”。   等待花费的成本虽高,最怕的还是被放“鸽子”。   李师傅最近运气不太好,用打车软件接活时总被突然取消订单。1月的一天,李师傅在长安街就被放了4次“鸽子”,“电话都打完了,也已经答应 好了,结果可能是又拦到车了吧,就不愿意等了,取消了订单,但是我都已经到打车人附近了,相当于白跑了。现在好多人就是不守规则”。